废钢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废钢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鲜花和牛粪的缘分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19:30:45 阅读: 来源:废钢厂家

我的老婆小芸是那种能让所有的男人见了都眼馋的漂亮女人,上个世纪末我开始排队加入到追求她的痴情者行列,乖乖,经过六年的马拉松爱情大赛,终于力挫群雄拔得头筹,将朝思暮想六年之久的阿芸抱入洞房。那晚就听得洞房外面一片唏嘘:可怜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……

小芸是天使是鲜花那不假,模特的身材,能和西施媲美的姣好面容,用那八个字形容一点也不过分: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。我是牛粪也一点没错,我的个子勉强能和潘长江比高低,也就介于三等残废和四等侏儒之间。我的身材比李奇稍稍苗条点,那还是我六年来为了小芸拼命减肥的结果。我的脸蛋比包公也要白嫩些,那是我长期坚持抹男士美白霜取得的成就,不然的话我的脸比晒干的牛粪还要黑呢。可是我有一个优点,诚实并且风趣,总能时不时的将小芸逗得哈哈大笑,她和我恋爱的六年,就是我俩欢声笑语的六年,这是成为我手下败将的那些竞争者们没法比的。

只是,和小芸结婚没几天,一帮哥们就哼哼告诫我:

“嫂夫人得看紧点啊,那西门大官人的眼睛可好使着呢。”

“上街攥紧了她的手别放松,小心别让人贩子给拐跑了。”

嘿嘿,鲜花插在牛粪上,有了肥料的滋润,花儿才会越发开得鲜艳。这可不是名人的话也不是我说的,是我的新婚夫人小芸总结出来的经典名言,这就是鲜花和牛粪的缘分啊。

可是花儿开得艳,蜂儿绕着花儿也就转得勤,还真让我哥们给说中了。婚假一过,我开始尝到了每晚独守新房的滋味。记得小芸第一次打电话同我告假,那口气可怜巴巴的,像是小学生同老师请假:“琪,晚上我不能回家了,有应酬,公司老总说谁也不准开溜,你说我该怎么办啊?”

“没事没事,你又不能特殊,早点回家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我宽宏大度毫不犹豫地批了她的假,这是男人的本色,小心眼儿吃醋那算什么男人啊?小芸在电话那头开心地笑了,给了我一个很响的吻,末了还没忘表扬我一句:咱家的牛粪就是好。

新婚男人独守空房的滋味的确不太好受,心里跟猫抓似的,一会儿开电脑,一会儿看电视,隔上十分钟就要跑到阳台上张望一番,没个定神。好不容易盼到门锁响了,看到小芸那张红扑扑的俏脸蛋和气喘吁吁的样子,我才松了一口气。小芸那么急地往家赶,证明她的心里还是想着她的牛粪的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请假太容易了,每到晚上阿芸的电话告假就泛滥成灾。渐渐地,有时连个电话也不给我,等到她终于吃饱喝足回来时,这才连连同我道歉,说是忙昏了头忘了请假。我不免长叹一声:这都是让我给惯的不是?

面对阿芸得寸进尺的表现,我嘴上不说,脸上开始挂不住了。这美酒佳肴,曼歌劲舞就这么有吸引力啊?连新婚老公都不要了?不就是陪那些权贵大款们吃喝玩乐吗,这样任其发展下去小芸这朵鲜花非凋谢不可。我心一横,下了宵禁令,郑重其事地向小芸宣布,从下周起晚上请假一律取消,我滋润浇灌的鲜花得由我自个欣赏,别人想观赏啊,没门。

小芸见我动起真格的,也急了,先是做我的思想工作,说她晚上的应酬也是为了咱这个家,她是公司的形象,老总器重,同事羡慕,不然收入也不会比我高出一倍多,牺牲一点晚上的时间也值得啊。“你不是做梦都想着买车吗?老婆我是为你挣钱买车呢,让我晚上在家陪着你,那车从天上掉下来啊?”

我可不听小芸的饶舌,板着脸扔出一句话来:你在家好好待着,晚上我出去找份第二职业,不会挣得比你少,挣钱这是男人应该做的事。

小芸撇撇嘴又来一套,上来柔柔地搂住了我的脖子道:“我知道你们男人心里都想些什么,你怕我飞了吧?我要飞离你当初也不会嫁给你这个牛粪啊?放心,我又不是小女孩,是个成熟的女人,别的男人打我的主意那是瞎了眼!”

“不行,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脚,我这是防微杜渐!”

阿芸见说不过我,便狠狠瞪了我一眼,扭头进房自顾睡了,撂下我思前想后考虑了好久,觉得自己做的没错。

第二天,我就在一家电脑公司找到了一个修理电脑的差事,时间是每晚五个小时,从19点到凌晨零点。我是搞软件程序的,修电脑自然也不在话下,这份第二职业是辛苦一些,不过看在每晚能得到一张百元大钞的分上,还能让小芸安安静静地待在家里,这苦我是吃定了。

一晃一个星期过去。自从我下了宵禁令后,小芸晚上再也没出去过。她告诉我她迷上了韩剧,电视上看,网上也看。我瞧她连走路说话做事都带上点韩味了,打扮起来也尽学些金喜善的样,恍惚中我有时还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娶了个韩国妻子回来,那倒是遂了我的心愿了,因为韩剧里的那些小女人都挺温存可爱的,对丈夫说不上是举案齐眉,但也是细声慢语百依百顺的,我巴不得小芸对我也那样呢。

有一天深夜我从电脑公司回来的时候,小芸早已在床上睡着了,那花儿一般的面容让我怜惜不已。我凑上前去,却不忍心惊醒熟睡的她,只是醉心地嗅着她迷人的体香,不过我似乎从她的身上又闻到了另一种味道,好像是酒味,这酒味在小芸身上以前我常闻到,这几天没再闻过,怎么又会有了呢?我有点疑惑,该不是小芸她晚上一个人在家里闷得慌贪上酒杯了吧?贪酒对女人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,只是我还真开不了口问,若她没喝酒我岂不是冤枉了她?

小芸身体上的酒味这个问号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盘旋,驱之不去。这天夜晚,因为我们几个工程师特别卖力提前修好了一批电脑,老板一高兴,说今夜他请客,要带我们去一家新开的酒店尝尝鲜。咱几个差点三呼万岁了,这些天里尽忙碌着挣钱,还没好好给自己放松放松喝喝酒呢。再说我老爸就是个有名的酒鬼,有其父必有其子,就这几个同事,我一晚能撂倒一大片。

进了酒店后,老板在三楼包了一间包厢。不料路过邻近的一间包房时,正好有服务员开门送水果进去,那门打开的一刹那,我不经意地瞄了里面一眼,一桌人正乱哄哄地闹得挺起劲,最里侧的一个长发女子特别靓丽,有点像小芸,只是那侧影看得不是很清楚,也没法细瞧,可这不经意间的一瞥,又让我心里忐忑不安起来。

落座后这酒我是没心情喝了,刚刚看到的那个长发女子一直在我心里堵得慌,她是不是小芸呢?我找了个借口溜出来,我想,打电话回家问一下不就行了吗?赶紧拨了家里的号码,忙音。再拨阿芸的手机,关机。我慌了,一直不停地拨打这两个电话,却一直没有拨通,最后只得耷拉着脑袋又去喝我的闷酒。

酒宴未散,我就悄悄脚底抹油溜之大吉,想着必须在小芸回去之前赶到家里,我才能有充分的理由行使我盘问的权利。果然不出我所料,家里冷冷清清空无一人,小芸在和我玩空城计呢,怪不得这些天里她身上又有了酒味,而我却被蒙在鼓里。更让我疑惑的是,家里电话也被她搁在一旁,难怪老打不通尽是忙音呢,我的新婚妻子欺骗起老公来还蛮有心计的,随即一股邪火直扑我脑门。我在家里翻出一瓶酒来,喝了两口后就提上酒瓶倚在门后,心想这回非得给小芸一点颜色看看:贱女人,没家法了不成,没有我这堆牛粪给滋润着,你这朵鲜花能开得那么艳吗?

二十分钟后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下而上停在门外,是小芸回来了。奶奶的这么晚才回家,真够及时的,是想抢在我回家前做得天衣无缝是不是?越想越气,我愤愤地猛喝了一大口酒,却没有咽下去,含在口里。这当儿小芸已经开门进来,趁着她还没开灯的当儿,我突然闪到她面前,瞪着眼睛刚要责问她几句,却发现那一大口酒还含在嘴里,于是一不做二不休,扑哧一下,那满嘴的酒一下子全喷向了小芸的脸面。可还没等我感觉到报复的快感,却见眼前的小芸看到家里突然冒出个人来,且喷出大口酒来,没来得及惊呼一声,就软软地倒在我牛粪的怀里,晕啦。见小芸这副模样我的酒一下子吓醒了,赶忙给小芸掐人中外加人工呼吸,没动静,这才手忙脚乱抱着她往医院里赶。

在医院里,我守在急救室外,心里七上八下就那么悬着,给爸妈和小芸的父母打了个电话后,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,这万一我的花儿要是真的就这么凋谢了我可怎么活下去啊?一会儿过来一个医生问我怎么回事,我结结巴巴地说了半天,那医生像看一个罪犯似的一言不发地盯着我,他根本不相信我的解释,我相信若不是我的家人及时赶到他肯定就会报警了。

小芸的父母先赶来了,一看到岳父母那不安的神色我的小腿就发软,没敢实话实说。我只告诉他们我和小芸闹着玩,不慎吓着她了。老岳母叹了口气说你怎么还长不大啊?都结婚了还有啥可闹的?老岳父则威严地扫了我一眼,这一眼差点没将我吓得尿裤子。好在我的酒鬼父亲在病秧秧的老妈挽扶下也及时赶到了,一看到我,老爸就直嚷嚷:“你小子怎么回事?我今晚喝多了,是小芸这孩子侍候了我一整晚,怎么她刚一到家就让你给送医院来了,你说你是怎么欺负她的?”

什么?小芸她整晚都待在我父母家里侍候老人,根本没出去喝酒?那肯定是我在酒店里看人看走了眼,这回轮到我几乎晕了过去。

“你爸爸这段时间老是贪酒,一喝醉了就又吐又叫还在家里闹腾砸东西,我身体不好,打电话到你家,都是小芸过来侍候,你这个做儿子的倒是野到哪儿去啦?”

老妈这么一说,我算是全明白了,原来小芸身上的那些酒味,都是侍候我那酒鬼老爸才有的,而我疑神疑鬼地错怪她了,可小芸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?她若是同我说了,我还能做这傻事?谢还谢不过来呢。

在几位老人的责备下,面红耳赤的我正不知如何是好,治疗室的门开了,护士一迭声地叫着:醒了醒了,没事啦。一听这话,我抬腿一个箭步冲了进去,差点没叫出声来:“小芸我的花儿,牛粪我小肚鸡肠该死啊,你啐我几口吧!”

病床上的小芸冲着我直眨巴眼睛,她还没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,自己又如何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小芸解释发生的这一切,她听完笑了笑,对我也对她的爸妈和公婆道:“刚结婚的男人都这样,心眼小如针尖,时间一长就没事了,我们单位的大姐们都这么说的。”

听了小芸帮我开脱的这句话,我激动得差点没给她跪下,多么善解人意的好老婆,我想从此侍候她一辈子都值,这就是鲜花和牛粪的缘分。

一场虚惊之后回到家里,我忙不迭地为今天发生的事给小芸赔不是,她则一把揪住我的耳朵狠狠道:“夫妻之间最需要的就是信任,咱俩恋爱六年才结婚你还不了解我?还乱猜疑?再有这样的事小心我将你这只牛耳朵给揪下来!”

我把小芸的另一只手放在我另一边的耳朵上,说:“如再发生这样的事,请夫人将我这边的耳朵也一块儿给揪下来,本人绝不食言、绝不后悔。”

小芸闻言笑得前仰后合,我俩似乎又回到以前欢乐的恋爱时光,不过我没忘了问她,这些天她一直瞒着我侍候我酗酒的老父亲,却不肯对我说实话,是为什么?

小芸叹了口气道:“我知道你是个孝子,你爸酗酒你会不高兴,又怕他喝醉了让你妈受罪,会白天黑夜地挂念这事,所以我想还是不要让你知道的好,由我这个刚过门的新媳妇来劝阻、侍候你爸,效果会更好点。这不,你爸已经不像以前那么贪酒了,他已经保证,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,他一定会把酒戒掉的。”

平实而朴素的话语,让我终于感觉到我这牛粪滋养的鲜花是多么的纯洁无瑕、美丽多姿,我愿意陪她到地老天荒!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